伊芙琳的七次死亡(2) 作者:[英]斯图尔特.特顿

主页 > 游戏推理 >

伊芙琳的七次死亡(2)

更新时间:2021-06-04 08:24 作者:[英]斯图尔特.特顿

类型:游戏推理 状态:完结 最新章节:大结局

  我笨拙地站起身来,惊诧自己竟然这么高,顶天立地的样子。我晃晃悠悠地从裤子上拂去几片湿树叶,这才注意到自己穿着衬衫,上面溅有泥点和酒渍。我肯定是从一场聚会上匆匆赶来的,口袋空空,没有外套,想必是在附近迷了路。这让人略感心安。

  光线熹微,似乎是早晨,十有八九我在这里待了一宿。如此盛装打扮,我不可能独自过夜,此刻肯定有人知道我失踪了。毋庸置疑,树林那边的房子里,人们醒来后会惊慌失措地派人来找我吧?我的目光掠过树梢,期待着朋友们从枝叶婆娑中走出来,拍拍我的背,开几句玩笑,然后护送我回家。可是这样的白日梦,并不能帮我走出林子,我不能再在这里耽搁,企盼得救。我浑身颤抖,牙齿打战,就是为了取暖,我也得走动起来。可是目之所及只有树木,我压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走向得救,还是误入歧途。

  我茫然无措,又回到先前的忧虑——我到底是谁?

  “安娜!”

  无论我喊的女子是谁,显然是她令我流落此地,可我对她一无所知。也许她是我的妻子?也许她是我的女儿?似乎又都不对劲,我总感觉这个名字似曾相识,隐隐觉得这个名字正将我的思绪牵往某处。

  “安娜!”我放声大叫,声音中透出绝望,我感到希望渺茫。

  “救命!”传来女子的尖叫声。

  我转过身去,寻觅声音的来源。我有些眩晕,瞥见远处林间身影一晃,一名黑衣女子正在逃命。几秒过后,我就看见追赶她的人快速穿过林间。

  “你,站住!”我喊起来,可声音微弱而疲惫,被他们的脚步声淹没了。

  惊恐将我钉在原地,直到快看不见两人,我才抬腿追赶,脚步如飞。没想到身体这样痛居然也能跑得非常快。即便如此,不管我如何奋力奔跑,也总是与他们相距一步之遥。

  汗水从眉头淌下来,虚弱的双腿越发沉重,直到它们完全不听使唤,我一下扑倒在地。我在树叶堆里挣扎着,终于爬起来,恰好听见安娜的叫喊。她的声音响彻林间,因恐惧变得尖厉,之后一声枪响,一切陷入死寂。

  “安娜!”我不顾一切地呼喊,“安娜!”

  无人应答,只有枪声的回音在慢慢淡去。

  三十秒钟。我发现她后只犹豫了三十秒钟。这就是她遇害时和我的距离。三十秒钟的犹豫不决使我彻底放弃了她。

  我捡起脚边的一根树枝,试着挥舞了几下。掂着沉甸甸的树枝,摸着粗糙的树皮,我略感心安。虽然没法用树枝对抗手枪,但总比赤手空拳地在林中搜索强。刚才的跑动,让我气喘吁吁、颤抖不已,可内疚把我推向那尖叫声传来的方向。我小心翼翼地拨开垂下的树枝,无声无息地窥探那些避之不及的骇人场景。

  左边有细枝折断的声音。

  我屏住呼吸,侧耳聆听。

  那声音又响起来,我身后有人脚踩得树叶和枝条嘎吱作响。

  我不寒而栗,呆立原地,不敢回头。

  细枝折断的声音越来越近,浅浅的呼吸声近在咫尺。我双腿发软,用来防身的那根树枝从手上掉落。

  我想要祈祷,却忘了祷词。

  脖后一阵热烘烘的呼气,同时传来烟草和酒精的味道,中间夹杂着汗臭。

  “向东走。”一个嘶哑的男声说。讲话的人将一个沉甸甸的东西放进我的口袋。

  那人走了,脚步声渐渐消失在林中。我随之缓缓瘫倒,额头贴在地上,一股湿树叶和腐物的味道袭来,泪水顺着脸颊流下。

  可鄙的是,我感到一丝解脱;可悲的是,我是那么懦弱,甚至不敢直视折磨我的人。我是个怎样的人啊?

  过了一会儿,恐惧渐渐消散,我可以动弹了,便挪动脚步靠在旁边的树上稍作歇息。凶手的礼物在口袋里叮当作响,我害怕地把手伸进口袋,掏出了一个银质指南针。

  “哦!”我发出一声惊叹。

  指南针的玻璃罩已经破裂,金属壳有所磨损,底面上刻着字母“S.B.”。我不明白这两个字母是什么意思,但杀手的指示再清楚不过:他让我用指南针向东走。

直接到第分节

推荐小说

夜读侠最新小说